首页
位置:首页 / 唐朝柳宗元

“瘴江南去入云烟,望尽黄茆是海边。山腹雨晴添象迹,潭心日暖长蛟涎。”诗词全文

作者:   时间:2020年02月06日 10:59:39   栏目:唐朝柳宗元

“瘴江南去入云烟,望尽黄茆是海边。山腹雨晴添象迹,潭心日暖长蛟涎。”出自唐代柳宗元《岭南江行》。通过阅读下面《岭南江行》全文,你就知道诗词全文,意思,作者简介,上一句和下一句是什么。

瘴江南去入云烟,望尽黄茆是海边。
山腹雨晴添象迹,潭心日暖长蛟涎。
射工巧伺游人影,飓母偏惊旅客船。
从此忧来非一事,岂容华发待流年。

写作背景

柳宗元《岭南江行》写作背景

此诗作于唐宪宗元和十年(815年)柳宗元进入今广西以后赴任柳州刺史的旅途之中。当时作者因谗被贬柳州,溯湘江进入岭南,继续乘船经灵渠入岭南水系到达柳州刺史任所。

译文注释

柳宗元《岭南江行》译文注释

译文
江水南去隐入那茫茫云烟,遍地黄茅的尽头便是海边。
雨过天晴山腰间大象出没,阳光灼热潭水里水蛭浮现。
射工阴险地窥伺行人身影,飓母不时地惊扰旅客舟船。
从今后忧虑之事何止一桩,哪容我衰老之身再挨几年!

注释
岭南:指五岭以南的地区,即今广东、广西一带。
瘴(zhàng)江:古时认为岭南地区多有瘴疠之气,因而称这里的江河为瘴江。云烟:云雾,烟雾。
黄茆(máo):即黄茅,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。
山腹:山腰。象迹:大象的踪迹。
潭心:水潭中心。蛟涎:蛟龙的口液。这里指水蛭。
伺:窥伺。射工:即蜮,古代相传有一种能含沙射影的动物。
飓母:飓风来临前天空出现的一种云气,形似虹霓。亦用以指飓风。
华(huā)发:花白的头发。流年:如水般流逝的光阴、年华。

作品赏析

柳宗元《岭南江行》赏析

此诗写出了岭南的特异风物瘴江、黄茆、象迹、蛟涎、射工、飓母,曲折地反映出当地荒凉落后的自然环境,同时运用象征手法含蓄地抒发了自己被贬后政治环境的险恶,发出了“ 从此忧来非一事,岂容华发待流年” 的感慨,蕴含着对未来的忧虑之情,表示不能坐待时光的流逝,要在柳州刺史任内为治理地方有所建树。

诗中“从此忧来非一事,岂容华发待流年”两句与苏轼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“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”都提到“华发”,但情感有所不同。从两者相比较可知,此诗意志并不消沉,情感并不低回,作者有欲趁暮年有所奋发之意。

柳宗元简介

唐代柳宗元的简介

柳宗元(773年-819年),字子厚,唐代河东(今山西运城)人,杰出诗人、哲学家、儒学家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著名作品有《永州八记》等六百多篇文章,经后人辑为三十卷,名为《柳河东集》。因为他是河东人,人称柳河东,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,又称柳柳州。柳宗元与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,并称“韩柳”。在中国文化史上,其诗、文成就均极为杰出,可谓一时难分轩轾。...

关于本文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