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位置:首页 / 唐朝柳宗元

“九疑浚倾奔,临源委萦回。会合属空旷,泓澄停风雷。”诗词全文

作者:   时间:2020年01月10日 12:01:48   栏目:唐朝柳宗元

“九疑浚倾奔,临源委萦回。会合属空旷,泓澄停风雷。”出自唐代柳宗元《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》。通过阅读下面《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》全文,你就知道诗词全文,意思,作者简介,上一句和下一句是什么。

九疑浚倾奔,临源委萦回。
会合属空旷,泓澄停风雷。
高馆轩霞表,危楼临山隈。
兹辰始澄霁,纤云尽褰开。
天秋日正中,水碧无尘埃。
杳杳渔父吟,叫叫羁鸿哀。
境胜岂不豫,虑分固难裁。
升高欲自舒,弥使远念来。
归流驶且广,泛舟绝沿洄。

译文注释

柳宗元《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》译文注释

译文
潇水奔腾出九疑,临源湘水逶迤行。
二水会合空旷处,水清流缓波涛平。
江岸高馆耸云霄,更有危楼倚山隈。
雨后初晴天色朗,纤云舒卷碧空尽。
秋高气爽日正中,江天一色无纤尘。
才闻渔父低声唱,忽听羁鸿哀声鸣。
见此胜景岂不乐?难以自制思绪分。
登高欲遣杂念去,更招思念故乡情。
无心游玩驾舟返,小舟徘徊人迟疑。

注释
浚:此处指水深。
临源:山名,《百家注柳集》云:“九疑、临源,潇湘所出。”
泓澄:水清而广。停风雷:谓波平涛息,水流转缓。
轩霞表:高耸于云霄之外。轩,飞貌。
澄霁:天色清朗。
杳杳:远貌。
豫:欢乐。
裁:自制。
远念:对远方故乡的思念。
驶:快速行进。
沿洄:顺流而下曰沿,逆水而上曰洄。

作品赏析

柳宗元《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》赏析

这是一首写景诗,状写山川之美,乃是柳宗元的拿手好戏。汪森在《韩柳诗选》中曾说:“柳州于山水文字最有会心,幽细淡远,实兼陶谢之胜。”近代藤元粹在《柳柳州诗集》卷三中评论此诗时则说得更具体:“开旷之景,叙来如见,宛然一幅活画。”那么,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,柳宗元是怎样描绘这幅“活画”的。诗人先写远景:潇湘二水的发源地,但江流一缓一急,一蜿蜒而来,一直奔而至,一幅颇具特色的远景江流图已经呈现在读者面前。接下来,诗人便仔细描摹二水会合口的胜景。先看水面,空旷开阔,碧水连天,波涛不惊,水的动景反而变成了静景;而两岸危楼高耸,则又化静为动,让人看来怵目惊心;顺着危楼再往上看,一幅蓝天白云的美妙景观便呈现眼前,那雨后初晴的灿灿阳光,那悠悠飘过的缕缕白云,好一幅秋高气爽的绝妙佳境,而且是水天一色,绝无纤尘,这简直就是一个神仙世界,不染半点世俗的浊气。读到这里,免不了心驰神往,诗人身处如此仙境,就更当飘飘欲仙了。然而且慢,立即便有世俗的浊气传来:“杳杳渔父吟,叫叫羁鸿哀。”因为有了“羁鸿”的哀鸣作陪衬,“渔父”之“吟”便也有了悲音,这悲音其实并非来自渔父之口,而是发自诗人的心底,由“羁鸿”的哀鸣,诗人不能不想到自己被贬他乡羁留穷乡僻壤的痛楚,因而再美妙的景色也不属于他,这景色不仅不能使他愉快起来,相反,他越想借它来排遣乡思,乡思反而越来越浓。仙人的佳境他已没有心思欣赏,只好驾舟回程。然而,回程之路又在哪里呢?作为被贬之人,他又不能不想到自己只能“羁留”于此的处境:故乡不能去,有家不能归。他所能回的“家”,与“羁所”同名,与“监狱”无异,他又何必急急忙忙地回到那“监狱”中呢?更为可怕的是,不回到那“监狱”他便无处可去,无法抉择的两难处境,更增添了诗人的愁苦,小舟漂泊于宽阔的江面,徘徊不前,虽是风平浪静,也给人岌岌可危之感,这不是小舟的危急,而是诗人心境的危急。

柳宗元简介

唐代柳宗元的简介

柳宗元(773年-819年),字子厚,唐代河东(今山西运城)人,杰出诗人、哲学家、儒学家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著名作品有《永州八记》等六百多篇文章,经后人辑为三十卷,名为《柳河东集》。因为他是河东人,人称柳河东,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,又称柳柳州。柳宗元与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,并称“韩柳”。在中国文化史上,其诗、文成就均极为杰出,可谓一时难分轩轾。...

关于本文
猜你喜欢